慈濟~【用心看慈濟】脫鉤與掛鉤 劉濟雨師兄(左一)人生有如一列行進間的火車,需要的或重要的,即使再多、再長、再重,都要掛鉤同行。不需要的、不重要的,即使再小、再少、再輕,都要脫鉤放行。該掛鉤的就即時掛住,該脫鉤的就即時脫開,這就是提起與放下的生活智慧。 人常常會有煩惱,追根究底,其實很多時候都是自尋煩惱。不必聽的聽了一堆,不必看的看了一堆,不必想的想了一堆,不必說的說了一堆,不必做的做了一堆,時機與分寸拿捏不對,提放之間弄不清楚,進退之間不知所措,如此就容易讓自己意亂心迷,要不煩惱也難。煩惱不會自己找上我們,都是我們自己去找它,且錯用了它,此謂之作繭自縛。拿石頭砸自己的腳,聽起來像是很愚蠢的事情,但在現實的生活裡,我們卻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讓這種自找苦吃的事情重演,我們也從中落入煩惱不盡的輪迴裡,難以出離。拿石頭砸自己的腳,不是石頭的錯,而是錯在自己。煩惱不會自己找上我們,就像石頭不會自己跑來砸我們的腳一樣,都是我們自己去找它,且錯用了它,此謂之作繭自縛。煩惱的事情我們愈想它,我們就愈煩惱;痛苦的事情裝潢我們愈想它,我們就愈痛苦。同理,愉快的事情我們愈想它,我們就愈愉快;盼望的事情我們愈想它,我們就會愈盼望。這就是萬法唯心造。手上提著重物與人聊天,絕對會愈聊愈辛苦,因為手會酸;心中惦記著心事而生活,絕對會愈活愈沉重,因為心會煩。感覺手酸,我們就會自動把手上的東西放下來;但是心疲憊了,我們卻很難把心事放下來。因為我們的心很容易放下有形的重物,但卻很難放下無形的負擔。一個人如果執著,就會讓自己背負著莫須有的重擔而令腳步沉重,所以要學習放下執著,才能令身心輕安。對境不起心,則任何境界就能不置心中,如此心上無痕才能心無罣礙,能夠做到這樣即有能力「脫鉤」。不管別人難看的臉色或言行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或動機,我們一旦看到了或聽到了,看看就好,聽聽就好,不要放在心上,這樣對境不起心,則任何境界就能不置心中,如此心上無痕才能心無罣礙,能夠做到這樣,就是有能力「脫鉤 」。相反地,看到人家無心的臉色或言行,不但無法善解別人的心情不好,或同理別人情緒低落的處境,還有意地自行對號入座,甚至念念不忘,這就是本應脫鉤的事情,卻自行「掛鉤」,當然不盡的煩惱也就自動掛住。該脫鉤的脫不了,當然就難以解脫;不該掛鉤的卻掛住,身上的室內裝潢包袱是愈掛愈多,如此也算是業障深重,要往生就困難了。有些人是兒孫成群,但卻時時刻刻要插手家庭裡的大小事情,不但予人困擾,更令自己煩惱,也讓原本可以安享餘年的逍遙自在,變成俗事纏身,而與晚輩屢生意見衝突,終令自己埋怨不斷、痛苦萬分,這就是本該脫鉤放下的負擔,自己卻頻頻掛鉤提起。也有一些人生活周遭雖不盡如意,但因能 適時轉化心念,在提起與放下之間交互應用、拿捏得宜,終令生活否極泰來。這是以心境來轉化環境,也就是善待自己的智慧人生了。不要管先提起、後放下,還是先放下、後提起,重點在於該提就要提,該放就要放。人生有如一列行進間的火車,需要的或重要的,即使再多、再長、再重,都要掛鉤同行。不需要的、不重要的,即使是再小、再少、再輕,都要脫鉤放行。該掛鉤的就即時掛住,該脫鉤的就即時脫開,這就是“提起與放下”的生活智慧。然而,有時候我們該記的記不住,不該記的卻牢記心底;該做的沒有即時去做,不必做的反而做得很有效率,就像火車頭雖賣力前進,但卻吃力地拖了一些不該拖的車廂,或該掛鉤同行的車廂卻反而全部脫鉤了。此有如該提的提不起,不必提的卻提了一堆;該放的放不下,不該放的卻輕言放棄,這就是本末倒置的人生了,當然得不到有巢氏房屋輕安與自在。掛鉤與脫鉤的時機取捨也十分重要。在關鍵時刻及時提起,猶如在迷茫的人生中點燃心燈,『千年暗室,一燈能明』,也能立即充滿希望。又如棒球比賽中關鍵時刻的密集安打,這才是得分的關鍵。不懂得提起的人,提起已是一件艱辛的事,要在關鍵時刻提起更是困難。親近善知識也是如此,把握跟隨良師益友的機緣,就是及時「掛鉤」。警惕自己與損友的惡緣牽扯,雖待之以禮,但時時保持距離而不被其影響,這就是及時「脫鉤」。不要管先提起、後放下,還是先放下、後提起,重點在於該提就要提,該放就要放。提於重要時機,放於關鍵時刻,就像掛鉤與脫鉤的動作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這樣即使有形的承擔再重,無形的負擔還是很輕,這就是永不言累的自在人生了。  文 / 劉濟雨 延續閱讀:【用心看慈濟】 【靜思小語】 多一雙手,為善拔河 善惡拔河,人多的一方才能贏; 要啟發更多善人,讓善的福力更好房網大。
創作者介紹

歐洲傢俱

qx68qxgy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