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4S店是不少車主修車時的第一選擇
  零整比=車全部零配件總價
  ----------------
  整車銷售價格
  “零整比”越高意味著後期維修保養成本越高
  部分車型“整車配件零整比”
  北京奔馳C級W2041273%
  寶馬320i661.74%
  雅力士720.28%
  卡羅拉625.22%
  凱美瑞503.80%
  雷克薩斯ES350408.87%
  □晨報記者 林勁榆
  同樣一款奔馳E300的前大燈:在4S店,它的售價是2.5萬元;在快修店,是1.8萬元;在淘寶上,原廠進口件價格是8500元。最近,奔馳車主李潔為修車詢價,拿到這張價格表,她不知道該如何選擇。
 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、中國汽車維修協會聯合發佈國內常見車型“零整比”繫數研究成果,繫數最高的車型達到1273%。這意味著,如果更換這款車的全部配件,所花的費用可以重新購買12輛整車。
  最後的埋單者還是車主。
  一成零部件=一臺車
  在浦東的一家奔馳4S店內,多輛事故車正在等待維修。“請問奔馳 E300的前保險杠什麼價格?”記者指著一臺正在維修的轎車詢問。“大概10000多元吧。”維修工熟練地回答。“好像比較貴。”記者繼續追問。
  “我們是原廠進口件,成本比較高,你到哪個4S店都是這個價。”就是這一款保險杠,在快修店獲得的報價是8000多元,而在淘寶網正規網店的售價僅5000元。同樣的一款雨刮器,這家4S店報價700元,快修店報價500元不到,淘寶僅380元。
  這種情況並非奔馳獨有。在福特4S店里,維修人員熟練地為各種零部件報價,一款福特蒙迪歐致勝前部的保險杠撞壞,維修部在核算價格,保險杠報價1200元,車頭做漆2000元。同款保險杠在快修店報價不到800元,在淘寶500元可以買到。
  不要以為新車拆賣零部件是個虧本生意。最極端的例子,拆掉不到10%的新車零部件賣掉,就能把一臺新車賺回來了。
  “500元保險杠賣2000元”
  “在所有渠道中,4S店的零部件價格是最高的,因為4S店是廠家唯一正式的零部件供貨渠道,造成了事實上的壟斷。”昨天,一位4S店資深修理工小姚向記者剖析了汽車維修業的利潤,就用保險杠來打比方,它從製造廠出來,首先通過車商,加上一層利潤,到4S店又是一層利潤。
  小姚透露,在4S店的渠道中,進貨的零部件統一被加上5%到40%不等的利潤,加多加少主要看零部件是不是常用的,常用的可能加價幅度比較大。然後是維修人工費,這部分費用約為零部件的50%左右。還是以保險杠為例,維修人工費約為500元左右。這樣一來,從廠里出來的一個500元左右的保險杠,到裝上汽車,整個費用接近2000元,是出廠價的4倍。
  “當然消費者可以選擇汽修廠,那裡的零部件價格可以便宜30%左右,不過消費者肯定有安全顧慮。”小姚透露,雖然車商不會向社會出售零部件,但通過很多利益渠道,零部件還是會流入快修廠,快修廠里有原廠零部件,也有其他品牌非廠商認證零部件。不過,快修廠沒有車商的支持,所以在規格和標準方面無法與4S店競爭。
  “擺在消費者面前的選擇就是,要麼接受4S店的暴利維修,要麼冒著不安全的顧慮尋找便宜的快修店。”小姚說。
  根據2005年4月1日開始實施的《汽車品牌銷售管理實施辦法》,汽車品牌經銷商應當在汽車供應商授權範圍內從事汽車品牌銷售、售後服務、配件供應等活動。“雖然沒有明確零部件必須通過4S店銷售,但是客觀上形成了生產商+經銷商的固定模式,為經銷商壟斷售後零部件供應創造了條件。”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常務理事賈新光表示,汽車生產廠商和汽車經銷商實際上都想從售後渠道獲利,在目前的模式下,雙方的利益是一致的。
  車險恐陷全行業虧損
  除了養護和零星的個人維修外,車主大部分情況下不需要為修車埋單,而是通過購買車險將風險轉嫁給保險公司。因此,保險公司可以說是汽車零部件暴利的最大受害者。一方面,消費者抱怨車險保費並不低,另一方面保險公司仍然全行業虧損。“零部件價格每年都在上漲,而保費很多年沒有上漲了。”談到零部件價格,平安車險一位內部人士倒起了苦水,各大保險公司都會與4S店就零部件價格進行談判,但折扣比較有限。
  汽車經銷商的年報從另一方面印證了這一點。亞夏汽車在2013年年報中披露,這家一年賣出3.67萬輛汽車的經銷商,去年整車銷售收入 45億元,但毛利率僅有2.42%,而維修及配件收入雖然只有 4.2億元,但毛利率高達32.94%。另一家上市公司龐大集團賣車的售後服務毛利率高達35.91%。
  太保車險相關負責人直言不諱指出:“今年保險公司將面臨來自零部件價格上漲更大的成本挑戰。”上海保監局相關負責人更是預測,今年上海車險行業很可能重新出現全行業虧損,所以必須想辦法脫困。未來保險公司很可能按照零整比來調節車險費率。
  [律師說法]
  4S店價格不透明應處罰
  和進口車暴利類似,通過授權實現的壟斷比較難以界定,因此,監管部門很少對這類行為進行處罰。
  壟斷,一般分為賣方壟斷和買方壟斷。賣方壟斷指唯一的賣者在一個或多個市場,通過一個或多個階段,面對競爭性的消費者。“大部分汽車零部件是可以找到替代品的,只是原廠件與否的區別,所以不是唯一的賣者。”上海申浩律師事務所李嵩飛表示,這有點類似蘋果手機配蘋果耳機,消費者如果認為原廠件太貴,也可以購買其他品牌的耳機使用,蘋果經銷商並沒有壟斷耳機銷售。但兩者不同的是,汽車配件關係到公眾安全,4S店的原廠背景常常被理解為更加安全,車商往往也強調這一點,從而成為車主必須到4S店消費的重要原因。
  正是從安全出發,消除汽車零部件暴利還是相當有必要的。李嵩飛表示,可以採取三種方式打擊暴利。首先,可以由價格部門出面,對零部件價格進行調查,要求4S店公示成本價、利潤等,對於利用不透明價格牟取暴利的行為予以處罰。其次,可以由車商公佈零部件指導價,便於消費者購車時查詢,作為買車的考量之一。還有一個辦法,是改革零部件銷售體系,由車商建立區域性的零部件集散銷售中心,價格透明,廠商認證,並指定經銷商維修。
  [記者手記]
  “默契球”得“鳴哨”
  □晨報記者 林勁榆 徐哲
  為什麼更換一輛車全部零配件要花的鈔票能買至少12輛車?新華社採訪專家得出的結論是:制度缺陷。作為球迷,記者得出的結論是:這是一場車商和經銷商的“默契球”。
  首先是大環境,汽車業競爭激烈,導致一些企業賣車難以盈利,甚至虧本賣車。為了補貼經銷商的利益,車商選擇零部件只在經銷商渠道賣。由此,國家雖然沒有規定車商不能向4S店以外的渠道授權經銷零部件,但事實上的“渠道壟斷”的確存在。這就是為什麼說是“默契球”,而不是“假球”。前者是擦邊,後者是違規。
  另一方面,在汽車維修領域,長期以來車主和4S店及車商之間存在著強烈的信息不對稱。舉個例子,買塊玻璃,到哪兒買選擇很多。買塊汽車玻璃,範圍就大大縮小。至於買塊豪車玻璃的選擇,無非就是這家4S店,或那家4S店。正應了上海的一句俗話:西山老虎要吃人,東山老虎也要吃人。
  對車主而言是:伸頭一刀,縮頭一刀。總之,刀刀見血。
  現在,“默契球”被擺上臺面。瀕臨全行業虧損的保險行業協會公佈 “整車配件零整比”調查,無論出發點為何,結果都是讓暗箱操作透明。還要感謝淘寶,有了這個平臺,即使小到一個螺絲,維修暴利也一覽無餘。
  當然,最重要的是,監管部門該出手時要出手,及時 “鳴哨”,讓車主、車商、經銷商踢一場正大光明的足球比賽。
  (原標題:“保險杠從出廠到裝上車價格翻兩番”)
創作者介紹

歐洲傢俱

qx68qxgy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